今年两会关于外资这样“划重点” 福建宣下模具

作者:宣下  来源:福建宣下模具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0-06-02 16:05
作为世界主要投资目的地国之一,中国稳定的政治环境、巨大的市场、熟练的技术人员、成熟的产业链、不断完善的基础设施以及越来越先进的管理理念都是难以替代的。 外资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重要环节。改革开放40多年来,外资为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今年的两会上,“外资”这个词被多次提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积极利用外资,大幅降低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发布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给予FTZ更大的改革开放自主权,创造国内外企业平等相待、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5月25日,商务部部长钟山表示,稳定外贸和外资的基本形势非常重要。稳定外贸和外资的主要任务是稳定外贸主体。从外资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扩大外资增量,稳定外资存量。 让外商愿意来,留下来发展。 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商务部建议重点实施外商投资法,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保护外国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保护知识产权,增强外国投资者对中国长期投资的信心,允许外国投资者来中国、在中国停留和发展。 这也成为外国投资者在中国扎根的秘密。 安永中国税务服务中心执行合伙人夏军告诉记者,中国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世界主要投资目的地国之一,中国稳定的政治环境、巨大的市场、熟练的技术人员、成熟的产业链、不断完善的基础设施以及越来越先进的管理理念都是难以替代的。中国的开放态度、国际视野和专业的政府服务在优化商业环境和提供服务保障方面具有综合优势,为外资企业“进来”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随着中国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对外开放格局的变化,越来越多的外资选择留在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发言人张业遂表示,中国利用外资的综合优势没有改变,也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外资退出。 夏军认为,中国的产业结构正在从低附加值、高能耗、高污染向高附加值、低能耗、低污染逐步升级,鼓励外商投资先进制造业、新兴产业、高新技术、节能环保。中国对外开放的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从东向西开放并重。中西部地区也从开放端向开放前沿转变。税收政策的优势显而易见,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了重要的机会。 外商投资企业愿意来中国并留下来,发展趋势已经成为外商在华投资的一个主要考虑因素。“十三五”期间,战略性新兴产业成为未来产业发展的重点,创新驱动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战略性新兴产业反映了中国产业发展向创新驱动的转变,也是未来中国市场投资的重点。 夏军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增长已经从要素驱动转变为创新驱动,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推动力,为企业发展提供了动力。外国投资者应该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的机遇,在数字经济、5G革命和智能制造领域开辟创新的产业空间。 为了进一步减少负面列表 如何吸引外资,如何保持开放,如何不断优化经营环境,减少外资的负面清单已经成为 夏军表示,中国一直在不断推进放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已经修改了几次,大大缩短了。这大大简化了外商投资企业的管理程序,并基本上放开了制造业。服务业和其他行业也在进一步开放。 为了更好地完成减少负面名单和实施外商投资法,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还表示,它已经组织和清理了一些单位和部门设置的几十个限制。我们将继续在FTZ进行试点测试,并全面实施负面清单管理系统。不得在清单之外对外国投资施加任何限制。 夏军认为,如果负面清单今后能进一步压缩,开放领域可以被认为更集中在金融等服务领域。此外,可以修订鼓励外商投资的行业目录,进一步扩大鼓励范围,引导外商投资更多投向先进制造业、新兴产业、高新技术、节能环保。外资企业也可以通过政策引导不断向中西部和东北地区转移。 给予FTZ更大的改革开放自主权 长期以来,FTZ一直是外国投资者进入中国的首选。FTZ的建立使外国投资和贸易更加便利,也极大地促进了各领域的经济发展和创新。 今年《国际金融报》指出,要进一步提高对外开放水平,稳定对外贸易和对外投资的基本形势。其中一项重要措施是给予FTZ更大的改革开放自主权。 另一方面,上海在发展“自由贸易区”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2013年,上海自由贸易区成为中国第一个自由贸易区。2019年,上海再次在香港附近建立了自由贸易区,这对上海来说意义重大。 夏军表示,新模式下的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在机制、体制和制度上不断创新和突破,在行政管理、贸易、金融等领域实行开放政策,实现了投资自由化、金融国际化、贸易便利化和行政精简化。 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深入,上海自由贸易区承担了更重要的责任。NPC副秘书长、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杭州魏莹说:“自由贸易区是制度创新的高地。FTZ是一个国家实验场,一个苗圃,而不是盆景植物。我们应该更加重视实践探索的创新机制,并可以复制和推广到其他地方。” 夏军认为,在投资自由化方面,FTZ将率先尝试,在产业开放领域有更大的空间。“如果临港要打造一个具有更大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其金融和外汇管制也有进一步改善的空间。然而,如果临港要发展成为“国际公认的最具竞争力的自由贸易区”,就需要建立一个相对完整的生态圈。单一行业的优惠激励难以使其快速增长。因此,有必要扩大对生态圈上下游产业链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