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新冠确诊病例升至全球第二,拉美成为全球

作者:宣下  来源:福建宣下模具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0-05-27 16:06
《环球时报》驻巴西和秘鲁特约记者[李小萌和《环球时报》特约记者王毅]随着巴西新诊断的肺炎攀升至世界第二位,拉丁美洲正成为世界新的流行病中心。最近几天,亚洲和欧洲的许多新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有所下降,而拉丁美洲仍在上升。秘鲁是拉丁美洲第二大感染国,人口仅占中国的2%,累计确诊病例数已经超过中国,截至当地时间25日,已有超过12万例病例。美国彭博新闻社26日报道,智利人口只有1800万。根据人均数字,目前该国新诊断肺炎病例数量的增加相当于西班牙,该国的病毒传播在今年3月达到高峰(智利当地时间25日新增4895例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总数为73997例)。虽然智利是拉丁美洲的一个富裕国家,但医疗资源的使用正接近极限。首都圣地亚哥95%的重症监护室床位被占用,病人被转移到该国其他地区。为什么这种流行病在拉丁美洲如此严重?预防和控制有什么困难?记者《环球时报》做了一些探索。 供应商的感染率超过了50% 据秘鲁安第斯通讯社报道,5月中旬对首都利马的6个农贸市场进行的随机检查发现,50%以上的商贩感染了新的皇冠病毒,尤其是利马最大的水果批发市场,感染率为79%,该市场的日客流量达到3万人。这些人口密集的农贸市场已经成为秘鲁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5日称,根据秘鲁2017年的官方统计,该国只有49%的家庭拥有冰箱或冰柜。贫困家庭没有条件储存食物,所以他们需要每天去传统的农贸市场购买食物。然而,市场的开放时间有限,所以很容易拥挤。在利马的农贸市场爆发集体感染后,秘鲁总统比斯开拉说,被确认的商人将被新的商人取代,政府不会关闭市场,因为这将导致粮食短缺。军队和警察已经被部署到市场进行温度测试。 英国《卫报》表示,尽管像沃尔玛这样的大型超市已经进入拉丁美洲,但农贸市场在拉丁美洲社会中仍然扮演着重要角色。从墨西哥城到里约热内卢,拉丁美洲各国政府正在对作为当地经济支柱的农贸市场实施社会隔离和消毒措施。 金字塔社会结构 与巴西总统试图淡化新发肺炎严重性的态度相反,秘鲁总统早在3月16日就宣布了为期15天的国家紧急状态,实行夜间宵禁,并要求居民在家隔离。秘鲁是拉丁美洲第一个采取严格防疫措施的国家。为了控制疫情,秘鲁政府已经四次延长紧急状态,现在已经延长到6月30日。然而,秘鲁仍未能控制疫情。秘鲁医生huerta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他认为新的冠状病毒暴露了当地的社会和经济状况。许多穷人别无选择,只能离家工作谋生。 据记者《环球时报》报道,秘鲁的社会结构呈金字塔形。大约65%的人没有正式工作。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属于靠日工资生活的群体,如搬运工和小商贩。在流行病期间,他们不能在家里长期孤立,不得不外出谋生。秘鲁医学院院长帕拉西奥斯(Palacios)表示:政府采取的社会隔离措施最初效果良好,但在第二次延期后,我们观察到许多公民违反了禁令,街上有大量车辆和行人。必须在感染病毒和挨饿之间做出选择的人是政府必须关注的社会感染源。 为了解决这一群体的生存问题,秘鲁政府向贫困家庭提供补贴。然而,这造成了新的问题,因为在秘鲁只有38.1%的成年人有银行账户,许多人不得不排队从银行取钱,导致人群聚集并造成感染。 类似的问题也存在于巴西,它是拉丁美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巴西网站“UOL”称,超过一半的巴西人收入低于或刚刚达到最低工资标准。超过一半的贫民窟居民从事兼职工作,而46%的人靠自己的小企业生活。非正式工作是增加感染风险的关键因素。这些工人通常需要与人直接接触。巴西《圣保罗页报》表示,将整个国家留在国内是一个挑战。巴西三分之一的人口“停止工作”,如果他们今天不工作,下周就不能吃饭了。 富人进口箱子并把它们传给穷人 “富人传播流行病,现在惩罚穷人”。巴西网站“UOL”称,在巴西,第一批确诊病例是输入性病例,该国的“精英”在欧洲度假后带回了病毒。现在,这种病毒正在穷人中破坏性地传播。对圣保罗、里约热内卢和福塔莱萨等“门户”城市的公共卫生数据分析显示,疫情已从富裕社区转移到贫穷社区。以里约热内卢为例。在巴西疫情爆发之初,里约的三个主要富裕地区是第一个“灾区”。截至3月27日,已记录了190例确诊病例。然而,当时在3个低收入地区仅报告了8例确诊病例。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改变了。 在富裕地区工作的穷人受到感染的消息最近经常被报道。巴西新闻网站“G1”称,富裕地区的许多保姆、清洁工和社区服务人员来自低收入社区或贫困地区。在疫情爆发之初,这些为富人服务的人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并且是最先被感染的穷人之一。巴西的许多贫民窟缺乏自来水、排污系统和医疗设施。里约的一些低收入社区甚至连续七八天没有自来水。恶劣的卫生条件使贫困群体面临更大的困难。"政府呼吁每个人都多洗手,但是没有水他们怎么能洗手呢?"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约有1.13亿人生活在贫民窟。 阿根廷《纪事报》表示,该流行病暴露了拉丁美洲的许多问题。显然,拉丁美洲需要继续投资于公共卫生,制定有利于促进社会平等的公共发展政策。